首頁 >>  大洼文化

《鶴鳴九皋》——張華北
作者:南大港產業園區   發布時間:2019-10-16 11:14:15 

 

 

早春的大洼,茫茫蒼蒼,寒意猶在的晨曦里,丹頂鶴已在大洼的深處濺落,————”,用它們高亢的長唳迎接新晨的第一縷陽光。每年早春,總是十幾只、二十余只飛臨。洼里人撐著窄窄的小排子遠遠觀望,那煙云蒙蒙的水面是不可驚擾的仙山來客。

當人類露出茫然的神色,在世界范圍細數清點丹頂鶴時,區區不足1500只已讓人們心中糾結地疼痛。丹頂鶴在輕靈如雪的白鶴、羞赧嫻靜的白枕鶴、淡煙熏染的灰鶴、鳳冠張揚的冠鶴等12種鶴中傲然而立,不僅與它潔白的身羽、墨黑的飛羽、烏青的長腿和艷艷紅丹的頭頂有關,還有著高雅的氣質、能歌善舞的風姿、一飛千里的壯行、鳴唱九皋的宏音有關。人的審美的最高標準在它的身上全方位展現。

兩只丹頂鶴在臺堰上相對凝視,忽地一只雙翅高舉,奮力躍起,修長的雙腿輕盈地落地,再飛起。另一只相跟著炫舞,雙雙纏綿,交頸鳴叫,雙喙向日,紅丹相挨,雙翅拍打。時而附身時而上仰,展開的飛羽如柔曲的黛指。驀地,一只銜起地上的葦草,向天上拋出一個弧線。一只快步輕捷地跑走,一只在后面緊緊地相隨,這鳥族中的情侶如此放情。一如風情萬種瀟瀟灑灑的鍵男,一如秀外慧中含情脈脈的淑女。微風吹拂,向日梳翎,它們沉浸在愛的甜蜜和大自然的溫馨里。

人們對丹頂鶴的愛可以追溯到久遠,在殷商墓葬里,人們就放進了雕塑的美鶴,丹頂鶴也由此登上人類仙鶴文化的殿堂。丹頂鶴是長壽之鳥,壽可接近人類之壽,古人將它作為仙人坐騎確實恰當,仙人皆可端莊穩坐不失大雅,又可飄逸而去,須臾無蹤。畫師將丹頂鶴與蒼松結合,賀耄耋者之壽也是極佳。

古人愛鶴,愛得陶醉時,就以詩言心志。古詩有“分飛共所 從 ,六翮勢催風 。聲斷碧云外 ,影孤明月中!薄扒缈找机Q排云上,便引詩情到碧霄”,鶴的翔飛高遠極好地寄托文人的情懷。

愛鶴愛得癡情莫過于北宋隱士林和靖,以梅妻鶴子感動天下人。林和靖不趨榮利隱于西湖孤山,詞賦佳作隨寫即棄,唯養兩鶴,視作愛子,遍植梅花,視作愛妻。有客友來訪,則讓仙鶴掛袋攜錢,飛去商鋪購物飛回待客。鶴與和靖形影不離,猶如父子。和靖死后,二鶴長鳴致哀,雙雙死于墓前,留下千古動人的佳話。鶴的雅潔孤高與隱士寄情高遠的傲骨相融相合。

愛鶴愛得癲狂者當數衛國懿公,春秋時仙鶴的溫順美麗,成為富貴權勢者傾心的寵物。他在后宮筑10丈鶴臺,上養仙鶴數百,每日看鶴群翩翩起舞,聽鶴鳴聲傳八方。為每只鶴穿錦衣,飾珠頂,定俸祿。每逢出行,則以數十只能鳴善舞者乘大夫之車,行于駕前,號稱“鶴將軍”。

國事不理,民瘼不顧。不久,北狄乘虛而入,衛國已軍無斗志,可伶懿公被斬于馬下,國遂亡。懿公以好鶴而亡國,成史上笑柄。

當人們沿著湖泊的草岸、沿著海灘的沼澤、沿著日漸縮小的葦蕩尋覓著丹頂鶴的身影、傾聽著它們的鳴聲時,驚奇地發現這美麗充滿神韻的鳥兒已經屈指可數了。一年春,丹頂鶴由東海沿岸啟程,不遠數千里飛回扎龍。漫洼的濃煙迷蒙了丹頂鶴的眼睛,大火燒焦了它們賴以生存的故鄉。它們盤旋又盤旋,俯瞰又俯瞰,尋覓一方安身的水澤。這里的春天已不屬于它們,失望的鶴群折向南方飛翔,來年它們還會回來。鶴群在海灣的一個葦蕩歇息,這是它們前幾天梳洗休整的驛站。晨光里,鶴群飛走了,兩只丹頂鶴可憐地躺倒在草地上,那里還有浸藥的玉米粒在枯草里時隱時現。

也是春光明媚的日子,三只丹頂鶴由人們放飛的鶴群里改變了飛行方向,向著南大港葦蕩深處飛去,那里有這些濕地之神的愉悅和自由,那里有它們的希望。


 

 
 【打印本文】【關閉窗口
 
     
任选9场胜负开奖